個人見證

  • 個人見證
  • 譚志宏
  • 在我患癌症过程中所经历的奇迹和神的作为
  • 在我患癌症过程中所经历的奇迹和神的作为 我在2016年12月9日被确诊患有膀胱癌,在癌症发现和治疗的整个过程中我经历了一连串在普通人看了是碰巧或巧遇,但对于我一个基督徒来说就是一连串的神迹奇事。 2016年的9月1日,我母亲在上楼梯时跌倒,造成左腿小腿骨折。为照顾我母亲,我每天往返医院。一天我在家里做简单的运动,运动后感觉右腹沟疼痛,当时认为可能是肌肉或筋拉伤,并没有特别在意。由于那段时间需要照顾母亲,每天往返几次医院,体重减轻,疲劳感也都认为是合理的。随着时间的过去,腹沟的疼痛并没有好转,有时甚至影响到走路,不得不采用热敷来缓解。 到10月份以后,又出现新的问题,经常头晕,早上从床上坐起来会头晕,坐着时站起来会头晕,站着时坐下也会头晕,晚上躺下也会头晕。是天旋地转的那种感觉,每次都要静止不动一会儿才能没事。虽然成为常态,但也没有引起重视,自己觉得可能是照顾母亲累了,营养不良出现的低血糖吧。后来回想,这都是主在造我们人类时的安排,对身体出现问题时发出的警报。随之而来的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晚上睡觉时常会做非常可怕的噩梦,而且完全无法呼吸,我时常会在半夜因为窒息而惊醒,下意识地要坐起来,大口地呼吸。这让我感觉非常奇怪,但还是没有让我感觉过分的不安,也没有想到要去看医生。之后的回想,其实这已经是神在用特别的方式不断提醒我的身体出问题了。 因为我在这之前身体一直不错,每年的常规检查也没什么大问题,因此家庭医生让我每隔一年半才做一次体检。按家庭医生的要求,我应该在2016年底或2017年初做体检,但因为我和太太预定了圣诞节回大陆探望太太的父母,要到2017年的1月初回来,之后又和一些朋友预定了2017年3月份去澳洲旅游,因此我计划旅游回来后的4月份再做身体检查。 在这一连串的身体不良反应都没有引起我警觉后,这时更特别的事发生了。2016年的11月12日周日,这天我太太的一个好朋友到MetroTown商城买衣服,但没有看到合适的,因我们住在附件,就到我们家来玩。我太太建议可以去Tsawwassen Mills,那里商店多,选择也更多。我原本并不想去,因为右腹沟痛,开车要用到右脚,会加重不舒适感。但因为她们不太清楚怎么走,所以我还是决定和她们一起去,同时还叫上了住在同一栋公寓楼里我的姐姐。我们驾驶小型SUV出发沿着Patterson Ave. 往下(南)走,在Rumble路口等红灯,前面有两部车,后面也有车,我们在第三个。绿灯亮了,我们向前开,大约开了200米左右,第一辆车突然急刹车,第二辆车也立即刹车,我也赶快刹车,但这时感觉车子完全失控,不但没有减速,甚至感觉是加速猛地撞上了前车,两个气囊全部爆出,我的头撞在气囊上一阵晕眩,我太太在副驾驶位置,也被气囊打的感觉胸部剧痛,后排太太的朋友和我姐姐都系了安全带,太太的朋友感觉像是被人在腹部猛击一拳,我姐姐因安全带勒的肩部剧痛。车里充满了安全气囊爆出后的化学烟雾,我们急忙下车,之后看到后面一辆小型轿车插到我们车子下面把我们的车尾部抬了起来,这时我们才知道为什么刹车没用,反而感觉加速的原因。很快消防车和救护车都来了,我们也被救护车送去了Burnaby医院的急诊室。在救护车上救护人员为我量了血压,高压160多,到医院后护士又给我量了血压和心电图,高压还是160以上,急诊室的医生嘱咐我回去后要去看家庭医生。这次事故导致车辆报废,我姐姐锁骨骨折,感觉非常倒霉和沮丧。按医院急诊医生的建议和ICBC保险公司的要求,我在11月17日去见了家庭医生,因为血压还是很高,医生给我开了全面体检单。11月28日做了血液和尿检,12月1日去见家庭医生看检验结果,尿检结果有红血球。我自己并没有特别在意,心想可能是因为车祸撞击造成有些内出血。家庭医生又让我尽快去做第二次尿检和超声波。12月5日按要求去做了检查,超声波的检验医师做完检查,临走时对我说“Good Luck”我也没有特别在意。12月8日家庭医生约我见面,告诉我根据血压、尿检和超声波的结果判断,我的膀胱内有肿瘤,很可能是膀胱癌肿瘤,并告诉已经帮我约好了在同一天见泌尿科的专科医生,让我马上去。离开家庭医生后,立即去见专科医生。专科医生告诉我基本可以确定是膀胱癌,并安排我第二天12月9日就去做膀胱镜检查(我的专科医生每周五在Burnaby Hospital给病人做膀胱镜),检查结果确定为膀胱癌。12月13日再去见专科医生,并为我安排手术时间,因为圣诞节和新年的关系,只能为我预定约一个月后的2017年1月9日手术。 在得知我患了膀胱癌后,我太太第一时间是和我一起祷告,求主的保守和医治,同时告诉教会的徐牧师和一些兄弟姐妹帮我们代祷。我太太的哥哥住在西雅图,听说了我的病后,建议我们应该立即到美国去,因为美国医院可以不用排队等候,基本能够立即安排手术。但我们向神祷告,得到的感动是我们的神是绝不会误事的,既然安排到了2017年的1月9日,就一定会保守我平安到那时。在家里等待了两天后,2016年12月15日,我接到了专科医生的电话,告诉我12月19日有一个病人取消了他的手术,这样就有一个空位,可以把我的手术提前安排进去,我立即同意了。原本要等到第二年的1月份的手术竟然提前了20天,而且专科医生计划是12月20日开始圣诞节休假,也就是在他休假前的最后一天给我做手术。 11月12日周日出车祸,迫使我必须按ICBC的要求在一周内去见家庭医生; 11月17日家庭医生开单让我去做健康检查; 11月28日去做了血、尿检查; 12月1日家庭医生要求我做进一步的超声波和尿检(医生已经怀疑我膀胱有问题); 12月5日做了超声波检查和尿检,医师说“Good Luck”暗示我; 12月8日周四见家庭医生确认膀胱有肿瘤,家庭医生已经提前帮我预约了专科医生; 12月8日周四同一天见专科医生,安排第二天做膀胱镜检查; 12月9日周五膀胱镜检查,结果确认膀胱癌; 12月13日周二专科医生和我确定2017年1月9日的手术; 12月15日周四通知我可以提前到12月19日周一进行手术; 12月19日在Burnaby Hospital进行手术。 如果不出车祸,我不会立即去检查身体,最早也要拖到半年后的四月,然而,因着车祸,我不得不去检查,从而发现了癌。从发现患癌到完成手术,一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不得不说,每一步发生的事不可能都以巧合来解释,从中可以看到神的安排。一次次地提示我,要我注意身体的报警,但我一次次地忽视了神的提醒,最后神不得不采取非常规的强迫方式,让我经历我自认为非常倒霉的事 – 车祸 – 破财受伤,但其实是让我因祸得福(早期查出癌症也是福)。在查出癌症后的一连串安排,更可以看到神是不误事的神,祂看顾了你一切的担忧,让你无话可说。 在经历患癌的整个过程,不但有神的奇妙的安排,而且还经历了神的怜悯和安慰。我相信所有的癌症患者在得知患了癌症的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为什么是我”,其次就是想知道“我还有多长时间”。对于不相信神和永生的人来讲,这个压力是巨大的,甚至能摧毁一个人的精神。即便我和太太已经是基督徒,永生是我们的盼望,但现实的精神上冲击还是很大的,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祷告。奇妙的是自从得知患了癌后,借着我们自己的祷告和教会的牧师,以及兄弟姐妹的代祷祷告,我自己的睡眠非常好,不但每天一觉到天亮,而且再没有出现过噩梦。祷告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安慰,我把自己的病完全的交托给神,我的祷告也很简单,就是祈求神“如果按你的时间,我还没有到生命的终结,就请你医治我;如果按你的时间我该离开这个世界,就请你让我少受痛苦”。 经历了这次患病,算是在生死前面走过一次,也让我更加切身地感受到在疾病和灾难面前,人的软弱和无助。只有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安慰和依靠,不只是肉体,更是精神上的依靠。有了这次的经历,使我更渴望能更多地了解神的话语和其中的真理,也对神的全能和慈爱有更深的体会,更加强了对主耶稣的信心和对永生的盼望。 谭志宏 2020年10月20日
 
聖道堂差傳事工
大溫哥華聖道堂承繼了熱愛傳福音的孫約翰牧師從神所領受的異象,不但重視本地的福音工作,也重視海外宣教的工作。我們希望為跨地域、跨文化、跨年齡的宣教工作都能盡一份心力。因此,我們除了在金錢上長期支援宣教士、宣教機構,也積極栽培、差派本堂的會友成為宣教士。我們也每年派出短宣隊到各宣教工場去協助當地的宣教事工。
堅定支持、重視創新、培養宣教精兵
我們相信和宣教士和機構建立長久而堅實的合作關係,能幫助他們更專心在宣教的工作上。我們常年固定支持將近 20 個個人宣教士和機構。支持過的宣教士的佳美腳蹤遍及美洲、歐洲、亞洲、非洲。這當中不乏許多在本教會長大,經由教會內服事的歷練,從短宣慢慢栽培成為長期的宣教士。他們各自為自己被呼召去服事的土地和民族帶去許多的祝福。我們為他們感謝神。
在宣教的方法和工具上,我們相信創新。我們相信神按自己形象造的人,能活用各樣的資源、方式,在聖靈的帶領下,去傳耶穌基督的福音。在我們所支持的福音機構中,有使用傳統一對一傳福音的,也有用雜誌、廣播、衛星電視以及新媒體的。
在對象上,有針對學生、海員、特殊需要家庭、戒毒者,以及弱勢人士傳福音的。感謝主給這些宣教士和機構不同的恩賜和呼召,使耶穌基督的福音能不偏待的傳給每個人。也感謝神讓大溫哥華聖道堂有機會直接或間接地參與這些事工。求聖靈繼續為這些宣教士加添愛心、信心、能力。讓我們一起興旺耶穌基督的福音。